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数字档案 > 档案与校史编研 >

《走进千年学府》目次
◇ 序 俞汝勤 1
◇ 江泽民总书记视察岳麓书院纪实 陈孔国 1
◇ 广育新才 古老学府焕发勃勃生机 孙昌基 7
◇ 古老学府 科技兴湘的人才基地 郑培民 10
◇ 在岳麓书院创建1010周年 湖南大学定名60周年庆典上的讲话 成文山 13
◇ 爱国务实 严谨勤奋 民主团结 求实创新

《走进千年学府》序
  “千年学府”是湖南大学的雅称。它源于湖南大学的前身、现今该校的一个组成部分岳麓书院。
  教育史家将书院界定为中国古代的高等教育。西方人认为“大学”(源于拉丁文universitas)发祥于中世纪的“大学校”,最初是培养牧师和僧侣的教学场所。13世纪时,一些欧洲学者举办的“大学”发展成为大学学府。不过,欧洲人一般将大学史追溯到11世纪建于意大利博洛尼亚(Bologna)的大学。这所学府12~13世纪成为研究民法和宗教法规的主要中心。中国人的“大学”概念,可从曾在岳麓书院执教的朱熹所作的《四书集注》中的《大学》考证。朱熹在集注中认为,“大学者,大人之学也”;“人生八岁,……皆入小学;……及其十有五年,则自天子之元子……与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学,而教之以穷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东西方“大学”概念有异,但其发端均以人文教育为基础,开初并未涉及理工科学(理工科是很多年后才有的)则是相似的。看来,那种轻信外国学者的说法,认为只有西方才在11世纪具有现代大学意义上的高等教育,而中国仅在西学传入中国开办学堂起才有这种高等教育的论点,是值得商榷的。对西方大学作过很多研究的胡适先生认为,宋代书院的程度相当于现代大学本科。他认为宋代的四大书院的导师制与现代道尔顿研究室相似。欧洲人将他们的高等教育史追溯到以法学和神学为教育内涵的11世纪的学府,我们理所当然地可以将中国的高等教育史上溯到宋代的四大书院。
  20世纪末至本世纪初,兴起了一种风气,许多国内大学将其历史追溯到现代学堂的开设,纪念或正在筹备纪念百年办学史者颇众。这种不从学校采用现今大学名称,而从其前身某某学堂起计算校史的作法,基本上是以西学东渐为我国现代高等教育起点作为依据的。我们这所“千年学府”有岳麓书院(创建于公元976年)这个古代的源头,还有开始与岳麓书院对立、后来演变与之合并为一体的时务学堂(建于1897年)这个近代的源头。在旅泰校友罗武子先生等的赞助下,我们在岳麓书院园林建了一个“时务轩”来纪念这段校史。当年在时务学堂任教的梁启超、谭嗣同是戊戍变法的核心人物。时务学堂成为为变法作舆论与人才准备的“乱党”大本营。梁启超是康有为的得力助手,人称“康梁”。光绪皇帝又饬令谭嗣同由长沙迅速赴京,赞襄新政。谭氏为变法献出了生命。根据谭氏后裔、民革中央名誉副主席贾亦斌先生的建议,我们在岳麓书院设立了谭嗣同研究会。我曾在岳麓书院会见一位来自海峡对岸的资深历史学家并向他请教这段历史,他向我介绍了他潜心研究这段历史时探明的许多鲜为人知的细节史实。光绪接受了梁启超关于建立新式学堂是变法首要任务的建议,并让曾制定过《湖南时务学堂学约》十章的梁氏为新学堂草拟章程。皇帝下诏建立了京师大学堂。京师大学堂作为戊戍变法惟一幸存的果实,它在中国现代高等教育史上的地位是众所周知的。19世纪末至20世纪之交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史上极其重要的转折点。我们说“转折点”而不是“起点”,如果是“起点”,就等于说在这之前中国不存在高等教育,只有西方才有这种教育了。
  20世纪已经过去,21世纪开始了。我们的千年学府在新的世纪正在展现崭新的发展前景。殷捡龙女士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精选了千年学府部分存档文件,并邀请许多20世纪在这所学府工作、学习过或特别关爱这所学府的作者们写出他们的经历和感受,这些将是十分珍贵的资料,能帮助更多的读者走进千年学府。编者嘱为本书写几句话,是为序。

俞 汝 勤    
2002年8月于湖南大学

《走进千年学府》编后感
  为了把湖南大学的历史与现实相连,从不同视角展现湖南大学的光彩,我编纂了《走进千年学府》。它从不同侧面,反映了湖南大学建设发展中的成就和湖大的人文精神,有助于关心她的人更了解湖南大学,激励更多的湖大人奋发图强,创造新的辉煌。
  编纂本书的构想源于2001年12月,那时我刚参加完在重庆大学举办的第七届全国高校校史研讨会,从研讨会上,我得到了很大的启发,对校史研究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当时,我已经完成了《湖南大学大事记》的编纂,但《大事记》主要反映的是湖大的一些重大事件,对于人物的具体事迹描写较少。为了更进一步地把湖大人的精彩人生及感受表现出来,我打算编纂《走进千年学府》。经过6个多月的时间,书稿已基本完成。书中收入文章60余篇,文字逾30万,作者中有远在大洋彼岸美国的湖大校友,北京、上海等各地的校友,有卸任的老领导、现任校、院、系、处的领导,有知名的教授,也有在校学生;还有部分文章来源于档案史料。
  湖南大学享有千年学府的美称,有着厚重的文化底蕴。自公元976年岳麓书院创办到湖南大学成立,历经时代的变迁,千年的沉淀,一批批人才茁壮成长,一批批人才走向祖国的四面八方。在年复一年的历程中有多少往事值得追忆,多少精神财富需要留给后人啊!可是,有许多记忆被淡忘了,许多事件也随着岁月的逝去而流失了。人们在忙碌着,没有想到或者想到了没有刻意记录下来,正如前任校长翁祖泽教授说的那样:“要不是你编这本书约我写过去的事,恐怕那些难忘的事情永远都只在我脑子里,最终不会被留下来……。”《走进千年学府》集结了湖大的管理者、教授及学子中的部分代表的自撰文稿,他们把亲身经历过的那些难忘的精彩片断描绘出来了,把他们亲身感受到的文化理念以及悠悠母校情结反映出来了。其中有纪念性文章,有对书院文化教育理念的传承和开拓,有对前辈功绩的追忆和缅怀,有对学府情结的抒发,还有对学校建设和未来发展的高见,如此等等,若这些能拓展读者的想象空间,就进一步拓展了文化的魅力。
  当我开始试着约稿时,首先找了几位我所熟悉而又尊敬的老教授和资深人士,得到的是他们对我的鼓励,然后就是问:“你要我写哪方面的内容?谁主编?何时交稿?”初试约稿的结果给了我惊喜同时也给了我信心,那时候我还没太多想到经费的问题,我的一位师长主动提出如果出书经费有困难,愿意为我解囊,还有的老师表示:“我一字千金,恐怕你支付不了那么多稿酬,所以我分文不取,算是为湖南大学作贡献吧”!……这些都使我无限感激,也增强了编写好此书的信心。
  在编纂《走进千年学府》的过程中,我得到许许多多的帮助,特别要感谢李家宝老校长、张白影馆长给我的指导与帮助,俞汝勤老校长从百忙中挤出时间为本书作序。我还要感谢熊志庭、陈孔国、龚明金和江堤,是他们不厌其烦地解答我的咨询,并帮助我找到那些我难以找到的撰稿人士;感谢校办周梦君主任给我工作的支持和帮助,也感谢刘平、袁彤彦、熊平沙等同事对我所提供的帮助。
  由于本书篇幅有限,许多的人物和事件以及更精彩的片断还没来得及一一收进其中,也有少数约稿尚未收到,真是遗憾。但任何事情总难免有遗憾,在某种意义上讲,遗憾是不断追求完美的起点。
1974年9月,我肩负着党和人民的重托来到湖南大学求学。毕业后我留在学校工作,先后在机械系、教务处、人事处和档案馆从事管理工作。我曾经放弃了去湖南省教委、科委工作的机会,放弃了出国定居或另谋发展等机会,固守在湖南大学管理工作岗位上。在我的人生中,一方面可以说我在独饮生活的苦汁,另一方面我从工作中与同事分享智慧的甘露,哪怕是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是极力寻找可以慰藉的曙光,因为,这里有千年学府文化的熏陶,优美校园环境的感染,还有那么多关爱我的师长和朋友,无论我的过去、现在是否充满阳光,但我总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相信好的在后面才更甘甜。
  我们这一代带着时代的特征,但我们总是在寻觅在求索,在不断完善自我,实现人生的价值。我从父母那儿继承了“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秉性,我深深懂得是党和人民给了我机会,让我这个农民的女儿走进了千年学府,成为我们那里不知多少年以来的第一个大学生。我回报社会的惟一方式,就是勤奋工作,努力做好每一件事,热情诚恳为人。我觉得付出是幸福的,人只能在磨砺中,才更珍惜已有的;不断挑战自我,站上新的高点,人生才会更加精彩。

  谨以此书回报湖南大学对我的培养和教育之恩。

殷捡龙
2002年8月

在线人数:总访问量:今年:

通讯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山 邮编:410082 电话:+86 731 88822230 E-mail:archives@hnu.edu.cn

Copyright ©2003-2009 湖南大学档案与校史馆版权所有